杭州雍柏荟首家全美资高端养老机构 一年68万的费用到底贵在哪里?
锦达文旅2018-04-13 10:36:07 分享      
  雍柏荟老年护养有限公司作为专业从事高端老年护养服务的外资企业,公司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打造的首个拥有64张床位的纯外资老年护养项目,旨在打造适合中国市场,同时具备国际标准长照品质的老年护养机构。其建筑面积13000平方米,将最适合老人护养的居家模式(Household Model)引进中国,结合本土文化,大幅提高中国老人的护养水平及生活质量,同时推动整个养老产业链在中国的高速发展。



  — 做养老界的四季酒店 —

  雍柏荟富阳安养之家位于距离杭州市中心30km的富阳区,初看距离或许会以为是一个杭州远郊的偏僻养老项目,但其实这一带是杭州的富人居住区。从地图上也可以看到,安养之家附近有高端别墅区、网球俱乐部,还有各类文创艺术中心。

  创始人希望这个项目不受其他方面的干扰,可以完全按照美国的标准来把控整个项目。同样出于保证项目品质的目的,公司2012年拿到地,2016年才最后完工,设计、施工就花了四年时间。

  在设计施工的同时,护理团队也在同步培养,柴海燕(雍柏荟创始人之一)表示:“我们的护理团队养了四年,四年中淘汰了一半的人,就因为理念跟不上。老年护理很多时候要靠观察,靠日常累积,靠数据分析的。比方说防止中风的急性发作,最好在小中风前就能发现,尽管发现的概率非常低。心肌炎发作会死人,但是心肌炎不算是特别严重的老年病,如何在发作前提早发现也很重要。”

  基于本身的美资基因,项目的整体设计是由美国顶尖的老年功能性设计师完成的,许多设施设备也采购自美国,而运营管理的理念更是美国化。“美国的婴儿潮最早,老年病学起源就是在美国,我们又有那么好的资源,就直接学了。”柴海燕特别强调,类似于OT和营养师这样的角色,雍柏荟选择了台湾作为培训基地,因为在文化、生活习惯上,两岸的老人更加接近。

  引入“全维度照护”的理念。雍柏荟相信,“对于任何一个为事业和家庭奋斗了一生的老人来说,渐渐失去生活的自主权都十分不好受。因此,在我们眼里,所谓照料老人,并非只是照料老人的身体而已,而是想方设法把生活的主动权交回给他们。这种顾忌到生理、心理、社交和灵性的整体综合照护,就是我们推崇的“全维度照护”的理念。”

  — 项目体验之居家邻里单元 —

  雍柏荟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沟通情感所带来的正能量。在这里以8人为一单元,使得在平日的生活中,既有邻里间相互交流和活动的空间,又有自己独立的私密空间。无处不在的无障碍设计,让所有人都能独立或借助协助装置,自由的出入各个区域。

  1.房间

  在坐北朝南的房间里,有独立的宽大卫生间、方便轮椅进出的冲淋区,可调节高度的台盆和坐便器扶手,地暖和中央空调系统让这里四季如春。同时还包括特殊设计过的便利家具、灵敏的呼叫系统,智能单人护理睡床和定制床垫,以及超大的阳台。

  雍柏荟的床铺都是从德国进口的电动护理床。这个床的床垫并不是一个块整体,而是根据身体结构分成不同的区块。不同的区块可以调节,避免臀部等区域由于压力引发褥疮,提高了舒适度。

  自主设计的可调节扶手高度的台盆与坐便器,无论任何体态,无论是否乘坐轮椅,温升设备的扶手都能根据居住者的高低位置进行调整。

  2.洗浴

  雍柏荟的设备采用世界顶级的阿波罗Advantage辅助洗浴系统,水疗喷头、净水系统、轮椅传送装置、快速注水设计等,都能让居住者轻松的自主操作。

  这里的洗浴系统都安装了应对轮椅的传送装置,轮椅推入后,会被装置牢牢的固定住。

  用水来按摩可以帮助缓解疲劳与压力。全向型的whirlpool水疗喷头可以自动调节水流的大小。同时,防交叉感染的水净化系统,免去在洗浴时对卫生方面的全部顾虑。


  3.护理空间

  每个单元都有几位专业的生活照料师,他们负责入住老人的饮食起居。每位生活照料师都通过了专业认证的失智症护理培训,知道如何通过认知评估、药物干预、辅助治疗性、情绪管理或游走管理等手段,充分维护老人的尊严,满足不同老人的个性化需求。

  4.邻里空间

  公共客厅的打造,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的空间,轻松的氛围带给这里每个人愉快的体验。同时,客厅过得墙面都使用了吸音材料,避免对其他人的休息产生困扰。

  餐厅根据每个人不同的饮食状况及爱好、吞咽咀嚼能力和行动力,由专业的营养师和厨师长定制专属的一日三餐及两餐点心。

  — 项目体验之社区开放广场 —

  占总面积多达20%的社区开放广场,不仅有功能修复室,还有感官花园、日间活动中心、感官唤醒影院、理发室和家庭聚餐室等丰富多彩的互动区域。可以让这里的老人延续休闲爱好,还有专业的团队打造的怀旧、认知、艺术、文娱、感官、园艺、美食、音乐、节庆九大活动,让每个人的生活时刻鲜活。

  1.功能恢复室

  这里摆放着多台从丹麦、芬兰、美国引进的运动器械。每一位入住的老人都会获得一张功能修复计划卡,卡片内记录着老人的身体信息、运动计划、运动记录,老人可以根据这些信息定时定量地进行功能修复训练。

  和一般的配重训练器械不同,从芬兰进口的训练器上看不到任何哑铃,因为它是用气压来增加阻力的。通过稳定的气压输送,保证老年人每个动作、每个角度的施力都是均衡的,不会因为力量的变化造成关节损伤。

  来自美国的四肢联动器械则可以通过上肢的运动带动下肢,健侧带动患侧,一肢带动三肢,这种联动的方式,解决了肢体无力者早期的主动锻炼问题,部分肢体的累赘,不再耽误其他部位的锻炼。

  身体平衡系统,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锻炼老人的身体平衡能力,降低意外摔倒的几率。

  2.感官花园

  一楼南段由针对失智症设计园林的美国设计专门打造的感官花园。整个花园由若干功能区域组成,根据每个人的护理计划,可自由或陪同到花园中活动。

  采用英国设计的迷宫走廊是散心散步的新去处,清静安宁。

  3.日间活动中心

  日间活动中心为患有轻、中度失智的老人提供日间照顾服务。

  4.感官唤醒影院

  可以在这里一起看看电影,玩玩增强身体协调性的小游戏。

  影院的天花板采用了星空图案,这样的设计在不经意间起到平复和舒缓情绪的作用。

  灯管设计成可变色,生活照料师会带领老人认知色彩,让每个老人对色彩、形状的感官始终保持敏锐。

  5.理发室

  全心全意为这里的居住者提供全维度的细心呵护。

  6.家庭聚餐室

  当家人来看望时,雍柏荟提供了舒适的用餐环境。这里有日式庭院设计及怀旧摆设,让老人和来看望的家人,能在相聚时体会温馨的氛围。

  — 雍柏荟创建历程 —

  一个犹太人的生意经

  马克先生是雍柏荟的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外资特许经营公司,那时国内特许经营步入产业化规模建设期,一些国际特许经营企业开始进入中国。同一年代,创始人之一的柴海燕已经在上海开着广告经营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本是机电一体化专业出身的她却从没做过机械。在上海开分公司的时候,马克想招一个不怎么会说英语的中国雇员练中文,柴海燕就恰好去了。那家公司因“非典”关闭后,马克在上海干起了医疗律师的老本行,他去了一家外资医疗服务咨询机构。

  在21世纪初的头十年,中国的医疗矛盾开始显现,马克在帮外资医院落地上海时,不停地考察着中国本土医院的盈利模式。那时,他开始琢磨一个问题,为何中国医院的病房里住满了非急性病病人,像高血压、尿失禁、失智等本需长期照护的慢性病患者却占据着床位。“美国的医院绝对不是为此设计的,要知道医院的盈利模式是病人平均住院期越短,床位轮替越快,才能赚钱,所以中国的医院根本不能盈利,盈利的是医生。”他说。

  在多次观察后,他才知道他们长期住医院是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去,传统福利院不但护理条件很差,又只对不能自理的“三无”老人开放,“no income,no family,no capacity”。马克对中国社会的养老模式研究不输于某些学院派专家,“那些有经济实力的老人情愿待在医院里”,他说。那时,马克开始萌生做营利性居家式养老服务的念头,它区别于社会福利性质的敬老院,也不是传统的家庭养老。“如果说在家养老是中国人的孝顺观,那么为什么在香港、台湾地区及新加坡你能看见养老业那么发达?所以不是文化。”他认为。

  50多年前,美国也一样建有医院模式的养老照护中心,之后随着婴儿潮效应的显现,越来越不合时宜。在那里是以院方管理制为中心,老人无自决权,护理人员流动性大,病房式的居住环境里警报器长鸣。如今这些养老机构经过一些改造又符合新模式的要求,许多机构在建设小型“单位”,通常被称为邻里社区,目的是建成一种在大小和规模上看起来像普通家庭,而非大型机构的环境。从而,以人为本、固定人员长期照护、营造友好环境已经被广纳。


  马克在2006年开始启动市场研究,写商业计划书时,身边的中国人都认为他疯了。哪怕在本土,也没有民办养老院的既有样本,因为直到那时民间资本才开始陆续进入社会福利领域。马克经过3年的研究,写就了200页的计划书,向美国的朋友们发起A轮融资。“2009年时中国有2亿人口在60岁以上,现在预计已经达到2.4亿,其中1500万老人需要长期照护,但其中的1400万人是等不到床位的。”马克一直没有停止对中国老龄化问题的研究。


  健康型老人不是他们的目标,马克常会从身边的中国朋友那里观察养老观念,市场总监Lisa就是坚定的城市生活拥护者,认为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自理的时候,是不会离开上海的闹市区去郊区养老院的。所以,他们认为要做失智型,或非健康型、需长照型的80岁以上老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让其有尊严而体面地活着。柴海燕常在各类宣讲会上坦言:“我们不能保证延长老人的寿命,但我们可以给他临终前有质量的生活。”

  所以,当那部分金字塔顶端的人出于万不得已把无人照料的长辈送到富阳来,应该可放心地让老人在那里寿终正寝。在雍柏荟的幕后团队里有失智症甚至是临终关怀的专家,身处美国的高校或医疗机构默默地支援着他们。2015年9月,培训和教育总监吉宁博士来杭州做了个讲座,专讲失智症筛查和护理,戳到了在座诸多中国家庭的痛点。

  一位杭州的市民对吉宁博士的演讲深有感触,她的母亲有天告诉她自己不想再做饭了,起初以为是老人家任性,后来发现她是忘记什么是盐了,如今已失智在家几年。她很感激这个即将开业的项目。“我们可能还要教导子女重新认识父母,失智症恰恰是回到性格本真的状态,而年轻时的父母可能一直是戴着面具的。”柴海燕说,一支10人的护理和护士团队在一年前就已经招募了,他们中有应届大学生、医院的护士,以及富阳当地招来的家政人员。“我们恰恰不倾向于招有经验的人,医院系统里的护工恰恰很难扭转理念,培训出我们所要的方式”,护理总监徐春说。中国的养老院多为“医养结合”模式,似乎一定要在养老院里配上医生护士才放心,但实际上在医养体系健全的国外并无必要。

  护理总监徐春在新加坡的医院当过护士,很感慨那里医院与养老机构间的无缝对接,老人在两个机构间转入转出,全是公家完成,都不用子女做事。她目前负责将新模式照护体系本土化和制定照护品质标准,10人的团队有分批去国外接受培训的,也有留在杭州当地的敬老院先试手的,让他们充分暴露问题。当然,被炒鱿鱼的还是有的,柴海燕曾经解雇了一些人文素养不够、人品不过关的大学生。

  雍柏荟为什么不效仿很多中外合资的养老院?这样就能省却很多麻烦,但马克自己很清楚想要做的是在中国树立一套高端养老照护的标杆化体系。“独资更加安全,可以自我控制。大多数外国人找合资一开始也许简单,但是以后就麻烦了,我的是先难后易。”他说,他要打造出一个顶级示范的雍柏荟,当第一个项目成为最重要的资产,还会在其他地方建造三、四星级的养老中心,也可以进行管理输出。

  “就像早年国际酒店集团刚进入中国一样,先造五星级酒店,再推出四星或三星的次级品牌,还可以管理集团的身份与发展商合作开发经营新项目。”所以,这家五星级的示范型养老院不会便宜,在美国顶级的无出其右,大致在1万美元一个月。但马克相信中国的富人,正如他一直在举的例子:“有人能去四季酒店,而有人只能去如家,所以要看你定位在哪里。”

  总结

  随着国内养老产业快速发展,高端养老机构越来越多。雍柏荟对养老的初心,让他们“起了个大早”,他们对服务品质的耐心,让他们“赶了个晚集”。然而,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的道路还很长,相信凭借雍柏荟的专业能力和对服务品质的追求,相信一定能在中国养老市场上有所收获。

合作机构

更多 >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55077号

我要留言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