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决战1977
小编稽查队2018-06-06 09:59:56 分享      
记忆:决战1977

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1977,你高考了吗?


冬天里的一把火

1977年10月12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

10月21号,中国各大媒体公布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并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将于一个月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

因此,1977年的高考并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举行。

1978年才开始设立夏季高考。

  


  多方联动,支持报名


  现在的高考考生主要是在校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报名过程当然很简单;但那时是停滞了多年之后的报考,大量的知识青年已经流向社会,怎样通知他们报名就是一个难题,而且还要甄别哪些人有资格报名,这不是轻松的事。当时顺德各地的做法主要是靠人力。



  一:开会发动各单位、各大队逐个通知本单位、本村符合条件的青年;

  二:通过公社广播站和企业、农村的高音喇叭不厌其烦地广播;


  三:在各地的宣传栏出黑板报或者张贴通知、招生简章,当然,更多的是群众口口相传。


  各个省负责出题

  因为时间紧张,1977年的高考不是由全国统一负责出题的,而是把命题权放到了各个省。


  1978年的第二届高考国家收回命题权。

  那年各地高考语文作文题

  北京: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天津:他像雷峰同志那样;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

  河北:我将怎样度过今后不平凡的二十三年

  湖南:心中有话向党说;园丁赞歌记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

  四川:《一个青年矿工的变化》读后感

  浙江:路


  陕西:难忘的一天


  河南: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


  甘肃:不到长城非好汉

  吉林:伟大的胜利难忘的一九七六年十月

  福建:《大庆见闻一则》读后感

  江西:难忘的时刻(理科);当我想起雷锋的时候(文科)


  湖北:学雷锋的故事

  辽宁:在沸腾的日子里;谈青年时代

  新疆:每当想起敬爱的周总理

  宁夏:在我报考大学的时候

  山西: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

  安徽:从“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谈起


  广西:难忘的日子


  内蒙古:谈实事求是

  黑龙江:每当我唱起《东方红》;在红旗下

  云南:攻书莫畏难

  江苏:苦战


  再版自学丛书

  这是最仓促的一次高考,从消息登报到考试,仅剩一个多月。

  但更发愁的是,找不到复习教材!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一个名叫徐福生的编辑和备战考试的青年们想到了一起。作为一个出版人,徐福生的第一反应就是书。那些离开学校多年的考生要复习迎考,而复习资料呢?书呢?

  要知道迎考的青年文化层次不一,有的连初中也没念。就在这时,徐福生想到了一套在上世纪60年代曾出版过的《数理化自学丛书》。然而全套再版发行已经赶不上当年的高考日期了,于是决定争分夺秒,分批赶印,《代数》第一册首先面市。哪怕只有一本,也可以先解燃眉之急。

  

  工人赶印如赶考

  考生们紧张复习,作为出版社的编辑还有印刷厂的工人师傅们也在“赶考”。

  按照正常速度,重印一套像《数理化自学丛书》这样的科技类书籍至少要半年以上的时间,但考生们等不起!

  “加油干呐,嘿呦!”印刷厂上下齐心协力、突击赶排。最终,在全体员工的日夜奋战下,《数理化自学丛书》的《代数1》终于赶在1977年恢复高考前的一个月面市了。

  上海新华书店门口排起长龙,清一色等着买书的人,即使挤破头也要买到!

  手抄《代数》

  “粥少僧多。”印刷的书数量毕竟有限,求书的青年络绎不绝。于是乎,借书、抄书盛行起来。

  拿着手抄本,青年们如获至宝,夜以继日地做功课、解题目。


  废品站里淘书

  还有人会到废品回收站里去淘书。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废品站成了特殊的书店。

  掀起读书热潮


  上海图书馆的老员工们至今还记得当年图书馆开门营业时的盛况,印象最深的是,涌入的人群竟然把门玻璃给挤碎了。“那是英国人建造的房子,门很厚的,玻璃也是很厚的,要把那个玻璃挤碎的话不是一两个人能做到的。”开铁门的工作人员被挤到了门边贴在了铁门上,只得大声提醒:“轻一点,轻一点,不要受伤!”有众多读者在图书馆里废寝忘食地看书学习。



  阅卷没有酬劳只管饭

  1977年辽宁省高考考试卷都是在当时的第二监狱校对、排版、印刷的,非常保密。当时阅卷都是没有任何酬劳的,只管饭吃。

  参加政治评卷工作的施文魁说:“当时根本没人计较,能让参与就非常荣耀。

  29比1,竞争最激烈

  资料显示,当时有570多万考生走进了曾被关闭十余年的高考考场,参加考试。

  而被入取的只有27.3万人,录取比例29:1,是竞争最激烈的一年。

  如今高考录取比例已经基本达到2:1。

  不得不感叹,当时的竞争比现在激烈甚多啊。


七七级学生78年春天入学,七八级学生秋天入学,两次招生仅相隔半年

  一些花絮

  考场准备不足,惊慌失措

  面对忽然变革的招生制度、短时间组织考试的任务要求和久旱逢甘霖的考生人潮,招生部门也是手忙脚乱。工作人员大多是新手,以前还没有接触过高考,即使是有过招考经验的,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而且这是第一次实行监考员异地对调,指挥协调也未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而上级印制试卷时也比较匆忙,有些试卷连科目的名称也没有显著标明,而且两份试卷连在一起没有切开,在第一场考试时,监考人员把未切开的两份试卷当作一份来派发,以致后面的考生没有试卷。个别考场的主考听说试卷不够,立即下令启封备用试卷,其忙乱的情势就像是“大乡里出城”。
  发现问题所在之后,监考员才收回试卷分别切开,重新派发。容奇考场的一个考场为此耽误了11分钟。

1977年容奇招生工作总结


  上大学后补习中学课程

  考上的学生有些底子也很差,所以要是不抓紧时间学习高中的课程,大学的课程无法进行。

  因此出现了一个奇特现象,考上大学的学子们高高兴兴地拿着入取通知书报到后,先补习高中的课程,有的甚至补习了一年的时间。

合作机构

更多 >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55077号

我要留言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