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政协委员关注养老 何猷亨建议提高社工薪酬待遇
2019-01-31 09:25:03来源: 界面新闻
收藏(0) 赞(0)
  “如果不提高社区工作者的薪资水平,并形成良性的人员补给制度,将来上海包括养老在内的社区服务事业可能会出现人才断档的局面。”

  正在举行的上海市第十三届政协二次会议上,1994年出生的青年政协委员何猷亨就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如何鼓励年轻人投身养老失业中去。

  何猷亨是香港保良局历史上最年轻总理。这家成立于19世纪的机构为香港市民提供多元的社区服务。

  何猷亨说,上海和香港的老龄化危机类似,都具有很庞大的的老龄人口,而且政府也都在致力于解决这一困境。近年来上海社会组织及社会服务一直稳步有序发展,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还发布了《上海社会组织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要积极引导发展、严格依法管理,推动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到2020年建成覆盖率更加广泛、载体更加多样、扶持更加有力的社会组织。

  他同时指出,目前最为困扰长者养老的问题是养老院舍床位严重不足、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对此,他建议政府加大对民营养老机构、长者社会服务组织的资金和政策扶持力度,在土地、运营资金、人员培训等方面提供协助,鼓励民间资本与社会服务组织进一步拓展长者院舍服务、居家小区照护;在临终关怀方面借鉴港澳地区做法,开展各大医院专科、卫生所与临终关怀院舍的转介服务,由医生专业评估、介绍纾缓疗护咨询。此外,建立切实可行的跨部门监督管理长效机制,定期巡查、评估社会组织的各类服务质素。

  养老,已经连续十一年成为上海市政府头等关注的实事。

  2019年,上海市政府在养老服务实事项目中计划新增7000张养老床位、改建1000张认知症老人照护床位、改造80家郊区农村薄弱养老机构、新建80家老年人日间服务中心、新增40家社区综合为老服务中心、新增200个社区老年助餐场所。

  何猷亨指出,目前上海各类社会组织种类繁多、数量庞大,但各组织间缺少恒常性的联络合作机制,容易造成公共服务出现衔接不当及断层的问题。针对弱势群体的帮扶,大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解决了眼前问题,而未能解决“为什么致贫”、“如何脱贫”的问题。不但未能彻底帮扶弱势群体,还直接影响公共服务质素。

  他建议制订公共服务联络合作机制,令各类公共服务由“独善其身”转变为系统化的跟进式服务。除各相关部门需实现无缝连接的跨部门合作外,各领域的社会组织亦需形成具有连贯性的转介机制。例如,在关怀残疾人士方面,一般需要多种公共服务共同作用,方能实现全面照护。因此,可按照残疾人士在康复治疗、心理辅导、家居照顾、特殊教育、就业援助等方面的需求,形成完整的服务转介跟进机制,一旦有部门或机构接触到个案的某一方面,其他各相关政府部门与社会组织就应接续跟进其他问题,以全面、精准地实现对弱势群体的帮扶。

  作为本届政协最年轻的政协委员,何猷亨还提出,应当关注社区服务工作者的薪资问题。

  截至2017年底,上海全市共有社区工作者4.6万人,平均年龄38岁,平均年收入8.7万。但许多社工反应,目前他们的月工资大多在3500-5000元徘徊,较之2017年上海市月收入中位数8962元还有较大差距。

  何猷亨说,“一直以来,社工专业都存在入行门坎高、工作强度高、收入待遇少、新血入行少的不平衡发展情况,各类社工例如康复治疗师、医院社工等严重不足,不但加大了现有社工的工作负担,亦难以响应日渐增长的社会需求。”

  所以,他建议从促进社会工作发展的角度出发,应对极度缺乏的社工(包括未取得社工职业资格证的相关从业人员),实行针对性的津贴制度和在职专业资格培训制度,以提升社工及相关工作人员收入福利、晋升空间,令他们为社会服务之余无后顾之忧。以此,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其中,避免社区服务的“老龄化”问题。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3033094号-1

工信部网站链接:http://www.miitbeian.gov.cn/state/outPortal/loginPortal.action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