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通过“繁文缛节”才能拥有的电梯
中国数不清的无电梯公寓并没有像他们的居民那样优雅地变老
第六声(Sixth Tone)2018-06-05 14:02:16 分享      


6月1日 阅读用时:7分钟


  上海——虽然90岁的Weng Zhongyin坚称,他仍有能力爬上三层楼的楼梯,但他的妻子自从两年前瘫痪后,一直无法离开四楼的公寓。她妻子说不清楚,但是Weng Zhongyin,一个退休已久的产科医生,知道她的孤独和困境。

  Weng Zhongyin和他的妻子与另外29户人家共同居住的六层大楼没有电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这个问题,因为现在有超过一半的房主都已经80多岁了。尽管经过了七年的游说,居民们仍在艰难地爬上楼梯。

  “一旦电梯就位,我就能带我妻子去逛附近的寺庙和公园了。” Weng先生说。


▲在上海的一间四层公寓里,一位退休的医生Weng Zhongyin正在摆姿势拍照。他刚刚用听诊器检查了妻子的情况。他的妻子已经好几年没有出门了,因为她部分瘫痪了,不能使用楼梯。

摄影:2018年5月14日,Kevin Shoenmaker/第六声

  Weng先生家的上方是84岁高龄老人Su Xiujie,他是一位著名的儿童剧作家,喜欢自己位于静安区中心的舒适公寓。但随着这位前干部年龄的增长,他也被迫意识到,自己可能建得太高了。

  他们的公寓大楼建于1981年,是由宋庆龄(宋庆龄)的基金会建造的。宋庆龄是一名上海人,也是当年去世的著名政治人物。这座建筑是专门为高技能的当地人提供住房的,而在当时,把那里的一套公寓分配给他们实在是太妙了。

  然而,如今,居民们感到沮丧:即使他们自己筹集了资金,任何建设工作都需要得到各级政府的批准。Weng先生感到困惑的是:在支付了计划中的电梯费用两年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个问题应该由我们的政府来解决。”他说。



  上海智库养老研究院院长冯建光先生说,随着中国老年人口在未来几年不断增加,住房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他认为,这一问题在上海等更多现代化城市将尤为突出,在那里,老年人珍视自己的独立性。

  据官方统计,到2017年底,上海三分之一的户籍人口年龄在60岁以上:约480万人,或是墨尔本人口。冯总说,到2040年,这个城市超过60岁的人口将达到45%。

  上海老年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75%的老年人宁愿在自己的房子里变老,也不愿意和孩子一起住,更不愿意去养老院。“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影响。”冯总说。他认为,政府应该制定一个更清晰的制度,规定老年人如何在自己的建筑物里申请电梯,以便他们能够尽可能长时间保持独立的生活方式。

  上海智库养老市场总监李元丰先生说,20世纪80年代,五六层楼的无电梯公寓在上海和其他主要城市非常流行。但是,在工作期间被安排住在这些公寓里的人,现在都到了老年。“设计师没有提前考虑。”李总解释说。


▲上海Su先生的建筑顶楼的观景台

摄影:2018年5月14日,Kevin Shoenmaker/第六声


▲上海第一个拥有电梯的住宅小区华怡园的外墙重新安装了电梯

摄影:2018年5月14日,凯文Schoenmakers /第六声


▲在上海华怡园的一栋公寓里发现了一架改装过的电梯

摄影:2018年5月14日,Kevin Shoenmaker/第六声

  2010年,北京市政府宣布,考虑到城市人口的老龄化,将支持寻求增加电梯的居民区的自筹资金改造申请。虽然Su先生生活在上海,但他在新闻中看到了一线希望,他很高兴地在自己的大楼里担任电梯建设项目经理。

  但一名居民的反对很快就造成了麻烦。尽管包括Su先生在内的29户家庭已经同意了一项对底层居民不收费的计划,但一位拥有一套底层公寓的女性强烈反对这项计划,尽管Su先生说她从未说明原因。

  楼梯上的闲言碎语使她想报复她的邻居,他们抱怨她把自己的公寓租给了一群不断变化的陌生人。Su先生说,房东太太在医院工作,把房间租给外地病人的家人。

  “一些规定是不合理的——(Su Xiujie-中国居民)”

  根据上海市住房管理局的一份通知,申请电梯建设必须获得该大楼至少90%的业主同意,三分之二的业主在同一管理下。但文件中也指出,该计划必须没有遭到严重反对。因此,在这名女子对该计划提出措辞严厉的投诉后,当地政府告诉Su先生,他的批准已被暂停。

  尽管Su先生和数十名政府官员亲自拜访了这名反对者,但她不会让步。“一些规定是不合理的。”苏说。

  50岁的酒店经理Fei Min正在帮助附近居民申请电梯,他的运气要好一些。在过去的六年里,华怡园的三部电梯已经完工。 华怡园是他们的社区,离Su先生的住处只有几个街区,但这并不容易。

  Fei Min让每个家庭都必须同意这个计划,然后让不同政府部门盖章的文件堆在一起,其中一些部门发布了过时的指导方针,给了他矛盾的建议,甚至不理解他们自己的程序。“一部电梯的实际建造时间不到三个月。”费说,整个过程耗时三年。

  静安区政府拒绝了第六声的要求。


▲老人在Su先生的公寓门前打牌

摄影:2018年5月14日,Kevin Shoenmaker/第六声

  协助Fei Min联络不同部门的街道员工Yang Yuping认为,政府应该为建筑申请创建一站式服务,让退休人员更轻松。Fei Min目前正试图申请政府对已完工的电梯的补贴,但一项可获得的补贴(最高可补偿建筑成本的40%,最高可达40万元),同样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在经历了多年错综复杂的繁文缛节之后,Su先生终于在4月底得到了一些好消息。在经过几轮失败的谈判后,区政府批准他绕过一个反对电梯的人。但是,等待我们的是另一个障碍:空白表格、无用的官僚、来回奔波寻找各种邮票和签名。

  “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等待。”Su先生笑着说。

———————————

  【标题图片】Su Xiujie在他位于上海的五楼公寓外拍了一张照片,摄于2018年5月14日。按照目前的计划,他靠着的墙将被改造成电梯的入口。凯文Schoenmakers /第六声)

  【原文来源】第六声(Sixth Tone),记者钱哲宬,编辑Qian Jinghua。原文链接:

  http://www.sixthtone.com/news/1002390/the-elevator-atop-a-mountain-of-red-tape

  【本文申明】中文版由上海养老网编译。如有异议,请提出宝贵意见或建议。


合作机构

更多 >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55077号

我要留言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