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你为啥不好好说话
2019-05-29 15:56:37来源: 上观新闻 作者:闫晗
收藏(0) 赞(0)
  《红楼梦》的一众姑娘丫鬟里,晴雯算是出挑的一个。

  王熙凤说过“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比起来,都没有晴雯生的好”,又有“晴雯撕扇”这样一场行为艺术,令人印象深刻。

  晴雯的优点在于相貌出众,针线上有一技之长,对宝玉忠心,例证是带病连夜织补了孔雀裘。晴雯的“真性情”则比较有争议,有人格外喜欢,并冠以“不畏权势,不违背自己意愿”等好词儿,也有人觉得那只是性格不好,情商低而已。

  判词里说晴雯“风流灵巧招人怨”,宝玉也十分不解晴雯为啥被撵走,“想是她过于生的好了”,仿佛全因为美貌和才华招人嫉妒,才导致了悲惨结局。果然如此?《红楼梦》里美人多,美貌可称得上是大观园里的通行证,贾府的董事长贾母堪称“外貌协会”的会长,因为晴雯模样好而看好她,打算好了将来给宝玉使唤。至于宝玉,更是对所有清秀好看的女孩子(也有男孩)格外怜惜,高看一眼。人多喜欢美,可晴雯不招人待见的原因,恐怕是所有人的脾气加起来也没她大,以“爆炭”一词形容再合适不过。林语堂曾评价说:“晴雯坏处,在其野嘴烂舌,好处在其烂漫天真。”

  晴雯一开口,常给自己挖坑埋雷。

  她喜欢在大庭广众教训小丫头,毫不避讳旁观者,说起话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在大观园里看见小红,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她偷懒乱逛,知道小红是帮凤姐办事后,依旧不依不饶:“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她兴得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上才算得。”

  小红是个“潜力股”,工作上基本挑不出错来,又是管家林之孝的女儿,晴雯尚且说话夹枪带棒的,若是眼见到底下人做得不够好的,更不能容忍。她常常嫌丫鬟们懒,有次宝玉连夜恶补功课,怡红院里的丫鬟们都得在眼前侍候。见几个小丫鬟困得前仰后合的,晴雯开骂:“什么蹄子们,一个个黑日白夜挺尸挺不够,偶然一次睡迟了些,就装出这腔调来了。再这样,我拿针戳给你们两下子!”

  这不光是威胁,晴雯的确常打骂小丫鬟,像容嬷嬷似的喜欢用针扎人。那次听说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尚在病中的晴雯取了簪子向坠儿手上乱戳,边戳边骂:“要这爪子做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不如戳烂了。”之前带病补雀金裘,是非她不可,这次带病扎人,可是越俎代庖。

  麝月让个子高的晴雯帮忙套镜套子,她坐在那里却说自己刚暖和过来,最后还是宝玉起来套。袭人不在,晚上宝玉要喝茶,麝月起来倒了茶,晴雯还让她再给自己倒一杯,振振有词地说:“等你们都去尽了,我再动不迟。有你们一日,我且受用一日。”

  怡红院里,大家只认袭人,不认晴雯。小丫头佳蕙说:“袭人哪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

  平儿不想让晴雯知道坠儿偷虾须镯的事,可见她的暴脾气名声在外。王善保家的眼中的晴雯是这样的:“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这几句算是给晴雯来了一幅市井人群眼中的速写,虽偏激,却深得王夫人认同——王夫人也碰见过一次晴雯正在那里骂小丫头,“心里很看不上那个轻狂样子”。

  读《红楼梦》,时常为晴雯的不体谅人感到吃惊,伶牙俐齿的她,似乎总是不愿或不能理解别人说话做事的缘由,任由误会连连,疑窦丛生。晴雯因晚上穿得少跑出去着凉生了病,李纨作为大观园里管事的大嫂子,让老婆子带话说:“两剂药吃好了便罢,若不好时,还是出去为是。如今时气不好,恐沾带了别人事小,姑娘们的身子要紧的。”晴雯听了立即生气地喊:“我那里就害瘟病了,我离了这里,看你们这一辈子都别头疼脑热的。”李纨的指示里,保障姑娘们的安全是第一要义,晴雯的话却反而充满攻击性,带点诅咒人的意思。像仙人掌一碰就扎手,难怪大观园里少人喜欢跟她打交道。

  眼中只有自己的性子和喜好,不会换位思考的人,也难走远。细细数来,晴雯在大观园里似乎并没有朋友。第四十六回,鸳鸯对平儿细数了十几个称得上闺密的人,包括袭人、紫鹃、彩霞、麝月,甚至还有死了的金钏、去了的茜雪,当中却并没有晴雯。小丫鬟也是睡觉磕着头着都以为是晴雯在打她。晴雯死后,因为宝玉反复提及,同屋的袭人说了句,“那晴雯算是个什么东西!”终于流露出对晴雯的真实看法。

  晴雯不笨,有时候还有小聪明,比如为了让宝玉不被贾政检查功课,出主意说:“趁这个机会快装病,只说唬着了。”她到处嚷说,有人从屋顶跳下来了,吓得宝玉满身发热,怕别人不相信,还上演更多戏码,闹腾了一晚上,给其他丫鬟婆子小厮们带来无尽麻烦——园子里怎么会有人进来?你们这些安保人员太不负责!晴雯天真地认为自己一片好心,宝玉不被老爷考就天下太平,可世上的事总是一环扣着一环,这个谎话,终惹得王夫人感受到查抄大观园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最终祸及晴雯自身。




  她始终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细小矛盾的累积,各方的嫌恶凑在一起,祸事来临时,没有人为她说话。晴雯被赶出大观园后,还有一帮婆子拍手称快。

  “使力不使心”,是曹雪芹给晴雯的评语。

  她的心情不好,就是天大的事,谁的面子也不给,对“本职工作”也没心情做。

  有次晴雯和碧痕刚吵过嘴,听得宝钗来,晴雯大声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不久,黛玉也来叫门,晴雯隔墙就说:“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黛玉怕没听出她的声音,又提高声音说:“是我,还不开么?”晴雯使着性子说:“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把两位女主角都给怼了。宝钗讪讪离去,林妹妹气得怔在门外。心情不好就赶客,做事任性殃及无辜——摊上这种带情绪的下属(或说队友),贾宝玉可得收拾一阵烂摊子。

  跌了扇子的晴雯跟宝玉怄气,袭人来劝和,晴雯毫不领情:“姐姐既会说,就该早来,也省了爷生气。……因为你服侍的好,昨儿才挨了窝心脚……”后面袭人不小心说了一句“我们”,立即引来晴雯的炮火:“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此话里满是一个下人的“明白”,直戳袭人心窝子。宝玉喝醉了来哄晴雯,让她撕扇子玩儿,晴雯索性把麝月的扇子也夺过来撕了。为了证明自己在宝玉心中的重要性,糟蹋的还是无辜的局外人的所爱,这任性的桥段玩得经典,玩笑却开得有点大。




  别看晴雯气势汹汹,说话气人,她只是宣泄了情绪,让别人不愉快罢了,并没有通过这些行为建树威信。真有人上门吵架,她说话便毫无逻辑,也不是对手。坠儿妈找茬挑错儿,她憋红了脸,也就只会一句:“你在老太太跟前告我去!说我撒野,也撵我出去!”这句话的说服力跟孔乙己涨红了脸说“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差不多。因口舌取祸,除了宝玉,谁也不会为晴雯离开大观园感到半点忧伤,她的“痴心傻意”,在于误判了形势,以为自己是最终会留下的人——晴雯死后,也只有宝玉伤心,写了一篇《芙蓉女儿诔》悼念她。然而,宝玉的爱,也就仅仅如此了,回头又觉得要怜取眼前人,跟袭人、麝月们好好过。这世上唯一被她当作爱她的人,并不能为她做更多努力,这份“爱”是没有能量的。

  晴雯为什么不肯好好说话?她在职场的第一个“领导”贾母爱好热闹,不喜欢身边人太四平八稳,对严肃的王夫人不太喜欢,一见说话俏皮的王熙凤就开心,身边的丫鬟也是纵容个性发展,连傻大姐这样的,都因为说话“好玩儿”留在身边解闷。所以,晴雯在贾母那里保留了耿直的性子,说话随便,无论在何种场合,从不认为自己的尖锐会有什么问题。毒舌之人一般心里比较苦。晴雯不好好说话的背后,是顾影自怜。她从小被被卖到贾府的奴仆赖嬷嬷家,又被送给贾母,身世飘零,非常缺少温暖和爱,没有安全感。她需要很多爱,所以以异常的自尊自爱、自视清白来保护自己,这是她唯一可骄傲之处,也因此生出些道德上的优越感。

  晴雯也有追求平等的时候。她曾不满王夫人对袭人高看与赏赐,说:“同是这屋里的人,谁又比谁高贵些?”可自己出身贫寒孤苦,却不能同情那些小丫鬟们,处处要高人一等,对想往上撺掇的加以打压。她的自尊和痛苦占据了全部身心,便要野火烧尽,使性子解气,至于他人需求和感受绝不顾及。关系这种事是相互的,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别人也很难看到你,更何况,大观园的等级世界里,她的高看与高居自己,何尝不是为之后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一个祸端……

  隔着文字,不少《红楼梦》的读者欣赏有个性的晴雯,仿佛包容她,就是包容了孩子气的自己。可活得像晴雯那样,又有多少现实的通路可走?如果是读红读呆了,审美审歪了,以为一切自圆其说的性格都合理存在甚至效仿之,便终于还是误读了曹雪芹。晴雯哪里是可以常开之花?她依然是白茫茫结局中一片无足轻重的雪花。更何况有些人只有晴雯的刻薄,还不见得有晴雯骨子里的清高。

  晴雯临死前叫了一夜的娘,让人感慨怜惜——她缺的是爱,不是爱情。这不才是曹雪芹要写给我们的吗?,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3033094号-1

工信部网站链接:http://www.miitbeian.gov.cn/state/outPortal/loginPortal.action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