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母亲陪护4天4夜的儿子一个月前就走了 医生怕老人家受不了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2020-03-11 16:14:38来源: 看看新闻
收藏(0) 赞(0)

       90岁的徐奶奶寸步不离陪护患有新型肺炎的64岁儿子4天4夜,直到目送儿子进入隔离病房。


  3月10日凌晨,微博认证为武汉协和医院小儿内分泌科医师的网友“小儿内分泌林医生”更新了一条动态。

  

    “对不起,我撒了个谎”


  “小儿内分泌林医生”是武汉协和医院小儿内分泌科的医生林鸣,此前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儿科急诊工作。一个月前,他关于90岁的徐奶奶因陪护确诊儿子4天4夜的网文刷屏网络,徐奶奶母子的情况也因此备受网友关注。


  林鸣称,自己一直对大家隐瞒了一件事,原来徐奶奶的儿子早在2月4日,也就是徐奶奶找林鸣检查的第二天下午5点40分,已经在ICU抢救无效去世。

  

      64岁儿子确诊 90岁老母亲陪护4天4夜  饿了就吃方便面 困了就在病床前眯一会


  2月3日凌晨2点,一位婆婆独自找林医生做检查。


  林医生问她,为什么没有家人陪着?她说,自己64岁的儿子确诊了,住进了隔离病房,其他人怕传染,她已经90岁,无所畏惧了。


  后来,这位婆婆找护士借了纸和笔,给她儿子写了留言,并麻烦护士转交给儿子500元,让他托人买生活用品。


  留言中写道:“儿子,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要配合医生治疗,呼吸器不舒服,要忍一忍……”


  在发热门诊的5天里,这位老人总坐在留观病房的病床前,紧紧握着儿子的手,儿子正上着呼吸机。


  那几天,老人都在医院,饿了就吃方便面,困了就在病床前眯一会。在儿子的病床前,放着痰盂、整箱泡面和一些散装鸡蛋。


  老人之后去做了检测,确定没有感染。


  当时网友纷纷表示母爱伟大,让人泪目,希望她的儿子能康复,也希望老人保重身体。

  

      儿子已经去世一个月  医生撒了善意的谎言


  林鸣称,自己一直对大家隐瞒了一件事,原来徐奶奶的儿子早在2月4日,也就是徐奶奶找林鸣检查的第二天下午5点40分,已经在ICU抢救无效去世。


  2月4日,林鸣的同事告诉他,徐奶奶的儿子已经去世我和同事们商量后决定,暂时保守这个秘密,并联系徐奶奶所在的社区,请他们多多照顾下老人。


  再后来,从徐奶奶那里,我知道了她的侄子已经在照顾她了。


  我现在每天的工作量很大,加上也不愿意过多打扰他们的生活,所以我都是隔一周问一下老人的侄子,知道徐奶奶安好就行。


  3月10日,记者联系上林鸣医生,他表示,徐奶奶因高龄,又有些低烧,现在一直在医院疗养,且已经通过家人得知自己儿子去世的消息,“老人备受打击,心情很不好”。


  徐奶奶侄子告诉林鸣老人的近况。

  

      为何选择现在公开这件事?


  林鸣:之前疫情形势比较紧张,选择不说,一是担心老人心理承受不住,二是不想在那种时候给大家带来太多的负面情绪。


  现在,疫情控制明朗了许多,全国各地新增病例已经连续多天在100例以下,大家也许能够接受这个悲伤的事实。


  最重要的是我得知,近日徐奶奶从家人那已经知道了真相,我想还是应该尽早给大家说清楚,毕竟自那以后,每天都有人在私信我询问老人母子的近况,我想这也算是给大家的一个交代吧。

 

   徐奶奶得知真相后还好吗?


  林鸣:她是一个坚强且有修养的老人。她找我检查时,其实我并不知道她已经独自陪护了4天4夜,对于一个90岁老人来说,真的很难得。


  她的思路是很清晰的,基本上我问什么,她都能很好地回答,包括她自己去做检查的时候。当时,她只问了我地址在哪,因为CT和查血不在一个地方,我就给她指了一下方向,说CT在一楼,查血在二楼,她都自己找到了。


  在等CT报告的时候,她找我们护士要了一张处方纸,给她儿子写了一段话,我就发现她的字迹非常工整,且言语间的谈吐也特别有涵养。后来,通过她侄子我才知道老人家是民国少将徐普生的女儿。


  徐奶奶因高龄,又有些低烧,一直在医院疗养。得知自己儿子去世的消息,老人备受打击,心情很不好。我不知道为何她家人最终选择告诉她真相,但我相信她老人家能够挺住。

  

      灾难怎么就降临在了我的家庭?


  据悉,这位90岁的母亲叫徐美武。还有一个多月,徐美武就将迎来九十岁的生日。


  她来自一个普通而平凡的武汉家庭,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侵袭她的家乡,也打破了她原本平静的晚年生活。


  她64岁的儿子不幸染病,在医院门诊部历经五天五夜想住院却没有床位收治的日子后,病情加重,最终住进了重症病房。


  网友为此称她为“硬核奶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胆小和无助在母爱面前,在危机时刻,全都转变成了巨大的勇气。

  

       以下是徐美武的口述。

  

   “灾难怎么就降临在了我的家庭?”


  我远在法国的孙女刚生了二胎,儿媳妇就去那边照顾孩子了,我儿子就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还有一个多月,我就满90岁了,原本家人们都计划到时回武汉为我庆生,但现在这一切的计划都落空了,“灾难”怎么就降临在了我们这个家庭?


  1月19日,我女儿坐高铁从苏州回武汉。她在2005年的时候就去了苏州生活,每年过年都会回来看我,也就和我们住在一起。


  她当时在列车上就听到有人在谈论武汉的“怪病”,她以为就是流感,没有引起重视。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听说了新冠肺炎能够人传人之后,我们才都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


  现在回过头复盘我儿子感染的原因,我只能想到的是,他因为从小喜欢唱歌,在一些社团、艺术团里担任独唱、二重唱的主角,所以每到春节前举行一些庆祝活动时,大家都喜欢叫他去表演,他也乐在其中。


  春节前几天,他基本每天都不着家,在外面参加排练、演出。1月18日,他还在一场联谊会上表演了独唱。那时社会上对疫情的普遍重视程度没有现在这么高,一些集体活动都还在照常进行。


  结果7天以后,大年初一,我儿子开始咳嗽、低烧,但他总觉得自己平时经常打羽毛球锻炼,拍拍胸脯对我们说,“我这身体杠杠的!”


  初五这天,我儿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们打了120,当时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都不希望我跟着去医院,但当时我女儿还在打针,我又实在放心不下就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去了医院之后才知道,哪里有什么空的床位,只是在门诊看病而已。


  因为没有床位,我的儿子当时是想回家的,我实在没有法子,就在门诊部求医生,看能不能就在医院打针吃药观察。医生了解情况后,为我儿子安排了一个门诊的床位,至少可以躺下来打针。


  从他进到协和医院西院之后的五天时间里,我都一直陪在他身边。原本我们是做好住院的准备来的,结果还是只能在门诊部待着。我想给儿子买点吃的,但医院外的街道空空荡荡,什么都买不到。后来我跑到医院职工食堂找工作人员,问他们有没有多的饭可以给我,或者有一些家住在附近的患者家属会来送饭,我也会找他们要一些,我当时真的像在“讨饭”。


  2月3日,因为一直发高烧,又吃不饱,我儿子确诊新冠肺炎后,硬生生拖成了重症患者,门诊的医生认为情况危急,才终于把我儿子送进了住院部,一进去就进了重症病房抢救。医生关上抢救室的门之后,家属也无法进入了。


  那天晚上,我先在抢救室外站了一会儿,后来又去医院外孤零零游荡,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原本胆小的我当时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


  儿子送进抢救室之后,家属没办法再一直陪在身边了,情急之下,我向护士借了笔,想着给儿子写封信,让他可以宽心治疗。我在信中写道,“要挺住,要坚强,战胜病魔。


  我特别想告诉他,妈妈不要你关心,只要你把这条命挺住。后来这封信没能递到他身边,有些遗憾。我甚至希望有人能给他递一个手机进去,他没力气说话,也不用说话,只要把手机接通,放在他耳边,让我能和他说话,也是对他的一种慰藉。


  我在门诊部陪着儿子的照片传到网上之后,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因为我和儿子住在一起,又在医院一直密切接触了五天五夜,现在全家都很担心我是否感染,所以社区负责人正在全力帮助我和女儿找到可以立即做核酸检测的医院。


  我如果做了核酸检测呈阴性,能够活就继续活下去,检测呈阳性对我也无所谓了,我只希望还在抢救中的儿子可以成功转危为安,那样我才更有盼头多活几年。哪怕是把房子卖了,我也想把他的命换回来。


  据悉,老人还有一个女儿,经检测没有感染,另外,老人还有个孙女,人在法国。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3033094号-1

工信部网站链接:http://www.miitbeian.gov.cn/state/outPortal/loginPortal.action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