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样实现中国人的“养老院自由”?
2019-07-02 09:50:09来源: 小小文化先行
收藏(0) 赞(0)

  这届年轻人攒钱,是为了“养老院自由”。2018年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被访的60岁以上、城市独生子女父母中,有超过40%的老人将来打算住养老院。但老了住养老院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养老服务机构的床位缺口已经达到914万,且增速还在上涨。至2020年,随着中国的半失能和失能老人数量增加,养老护工岗位应达到657万至731万。但目前中国的养老护工缺口在300万至500万人,新增老年护工的流失率为40%至50%。(5月15日大河报客户端)


  跟什么“车厘子自由”、“荔枝自由”之类比起来,“养老院自由”无疑更重要。车厘子和荔枝可以不吃,养老问题却是谁都回避不了,涉及到很多人下半生的幸福。养老机构床位紧缺到什么程度呢?早在三年前,一张民办养老院的床位,就已经被炒到了24万元起,可以自住26年,也可以转租、转售或继承,甚至被指有“升值空间”,这是“广东民声热线”在广佛交界地暗访时发现的情况。未完工的养老院是否可以“预售”床位?又会不会沦为变相“炒房”?对该养老院的经营模式引起的争议,民政部门称,该模式是对是错还不好说。(2016年7月20日中国网)


 养老院炒床,貌似很新奇,实际上这种经营模式并非独创,跟此前曾盛极一时的“商场铺位分割销售”有几分类似。此举可以规避针对住宅销售和投资的宏观调控,同时迎合了部分中小投资者的投资需求。然而,由于缺乏相应的监管和规范,不可避免地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风险和纠纷,甚至成了欺诈投资者的温床。养老院一张床卖到几十万,并且购买者最后拿到的只是床位的使用权合同,而不是产权证,其相关权益能够得到有效保障吗?


 参与炒床者有的是为了投资,有的则是出于投机心理,他们相信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养老资源会越来越值钱。由此折射出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一是部分投资者风险意识不高,容易一哄而上,进而埋下极大的市场隐患。类似的炒作崩盘的现象,我们在红木、藏獒、茶叶等领域都已经见识过了。二是部分投机者将养老院的床位当作投机对象,说明现在养老资源特别是优质资源较为稀缺。如果不能对此引起足够重视、加大投入,显然无法应对“未富先老”的形势。


   而最让人忧虑的,是有人拿养老这种人类的基本需求来恶炒。假如养老院床位真的成为各路资本爆炒的对象,必将推高养老成本,甚至背离其实用功能,沦为一种特殊的“投资工具”。如此一来,有钱人入手大批床位囤积居奇,真正需要的老人或许就只能望床兴叹、一床难求了。正如同炒房团所到之处,一边是大量住宅空置、开灯率低得惊人,一边却是有人几代人蜗居,看着飙涨的房价徒唤奈何。类似的一幕,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养老领域重演,老年人能否安享晚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社会的信心和幸福感。


  市场经济讲“自由”,但资本依然不能任性,有些东西可以炒,比如股票;有些东西炒不得,比如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资源和基本服务。房子炒起来了,墓地炒起来了,现在养老床位也炒起来了。甚至连教育也产业化了,天价学区房层出不穷;医疗也“市场化”了,很多人因病返贫……难道我们从一生下来就与“炒”结缘?一个正常的社会,绝不应该拿人的基本需求来炒作、牟取暴利,否则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影响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我们不想过被“炒来炒去”的悲催人生,政府部门不能以“是对是错还不好说”来搪塞公众,而是要积极主动地拿出应对之策来。那么,该怎样实现中国人的“养老院自由”呢?

  养老领域要规范,就必须解决养老机构的管理机制问题、优化养老机构的运营模式。目前,我国的养老机构分为公办和民营两种,而公办养老机构有3种模式,即公办公营、公办民营和公建民营。今后,应当推动更多公办公营养老机构向公办民营和公建民营改制。养老机构理顺机制、转型升级的好处,一是可以降低社会资本进入养老领域的成本、减少繁杂的手续,创造更为宽松的条件;二是相对而言,公办民营和公建民营的经营方式更为灵活,经营者具有更大的自主权,更符合市场经济优胜劣汰的原则。为了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吸引更多的老人入住,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完善管理、降低成本、提升服务水平;三是可以促进地方政府简政放权,行政的归行政、市场的归市场,让更具有市场意识和更加专业的人来经营、管理养老机构。当然,改制并不意味着完全放任自流,即便是纯民营的养老机构,民政等部门也负有监管之责,要依法进行必要的引导和检查,确保养老机构的合法健康运营,杜绝炒床位等不正常现象发生。

  养老产业要发展,资金问题是关键。解决养老机构的资金问题,需要多管齐下、多方筹措。公办养老机构每年可以得到政府的财政补贴,在条件许可的地方,这方面投入应予以保证。而对于民营养老机构,政府可以协调银行、工商等部门,通过提供政策支持和社会化的配套服务,为其降低成本、减轻经营压力。同时,要兼顾养老机构的公益性和商业性,即便是公益项目,也要考虑后续资金的自我积累和长期发展。除了财政和公益资金的投入,还可以考虑出台土地、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用经济杠杆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养老领域,鼓励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养老机构提供捐赠和志愿服务。

  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17修订版)》预计,中国将在2034年前后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超级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提醒全社会都来关注和关心养老问题。理顺机制盘活现有养老资源、不断加大投入为养老事业注入新的活力,构建全方位、多层次的立体养老保障体系,让每一位老人家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乐,会极大地提高整个社会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让所有的人得到愉悦和慰藉,进而推动社会更好更快发展。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3033094号-1

工信部网站链接:http://www.miitbeian.gov.cn/state/outPortal/loginPortal.action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