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养老院:保护院舍老人,如何平衡安全与自由?
2020-07-10 00:00:00来源: 澎湃新闻
收藏(0) 赞(0)

  近日,随着各国逐步重启经济,人们的生活也开始恢复常态,养老院开始接受外来人员的探视,养老院老人们的生活状态又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老年人是此次疫情中的高危群体,其重症率、病死率都显著高于没有基础疾病的年轻人。这场疫情正在对年龄最大、最脆弱的人群造成沉重打击。美国《华尔街日报》对美国各地的数据汇总显示,长期护理机构入住者和工作人员中有25万多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50919人死亡,其中40%的死亡者来自养老院和老人护理机构。据《纽约时报》统计,在明尼苏达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养老院中死亡病例占据全州死亡病例的80%,在罗得岛这一数字为73%,此后是宾夕法尼亚和特拉华,分别为66%和61%。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法国、比利时这五个西欧国家中,42%-57%的新冠病逝者都是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在瑞典,截至于4月底,死于新冠者90%属于70岁以上人群,一半在养老院,四分之一是居家老人。在人均医疗资源相对更充裕的德国,在疫情前期也出现了多起老年病患死亡病例,德国死亡病例的平均年龄约为80岁。


  这次疫情对各国养老院来说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养老机构必须面对双重灾难:令其付出沉重代价的新冠病毒,和院里老人经受的孤独感。尽管目前养老院可以开始有条件地接受家属探视,但两难之间的争锋却远没有结束。


  阻断病毒传染的战役


  与疫情前期防护用品和测试盒极端缺乏的情况相比,解封时期的医疗物资压力已经得到很大缓释,短时间内高死亡率也得到了控制。但是,疫情阻断措施又引发了老年人的精神危机,长期与家人隔离加剧了老人的孤独感。许多老人习惯了被亲友环绕,而在阻隔期间不得不被“软禁”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见不到亲人而深感痛苦,进而后悔搬进养老院。孤独感令他们非常难受,觉到简直度日如年。路易莎·甘茨是一名居住在养老院的瑞士老人,她在接受瑞士资讯网(swissinfo)时说,“能读书的人还可以此消遣,可惜我的视力差到不能读书。我很喜欢打打牌,但因为对抗新冠病毒采取的措施,我连打牌的可能性都没有了。”除了孤独感外,还有对病毒的恐惧。很多老人都表示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但这次情况却很不一样。“到了这年纪,虽然我身体一向很好,但却害怕感染新冠病毒死掉。这个病毒太可怕了,我活了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而这次新冠疫情也暴露了养老院长期以来存在的安全隐患,养老院不得不面对巨大的管理压力。美国近期有护理人员爆出,新冠病毒在养老院内部肆虐期间,某些养老院存在对员工隐瞒老人健康状况的问题,致使许多养老院护理人员感染新冠病毒。在法国和西班牙,某些养老院失误引发的丑闻遭曝光,许多家庭已因此起诉。


  即便是正规经营的养老院也为阻止病毒肆虐承担了巨大压力。养老院的员工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都要肩负重大责任。这种密集高强度的工作让养老看护中心的人员身心俱疲。“我要求他们既要照顾好院里的老人,也要照顾好自己和亲人,” 瑞士伯尔尼州法语区养老院La Collin的院长让·达尼尔·朗格利(Jean Daniel Renggli)透露。当地再次出现一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后,大家的压力达到了顶点,院里所有的老人和一部分员工随后都做了检测,所幸结果都是阴性。


  与中国一致的是,在德国、瑞士和新加坡,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全部进行核酸检测。养老院都尽量把员工留在院内居住,这是为减少他们在外感染的风险,避免病毒传染给疗养院的年长者。与外界供应链对接的人员,都要进行密切的医学观察和定期检测。


  自由与保护之间


  虽然各国逐步走出这场“人工休克”,危险却并没有消失。针对年长者,各国政府采取了更为谨慎的做法,配合加强年长者安全措施,各政府机构与社区护理合作伙伴密切合作,确保年长者,特别是体弱和患有慢性疾病的老人,在此期间继续得到援助。


  首先,要确保老人意识到,社会和家人没有放弃他们。除了告诉政府和社区的新信息,也要及时回应老人的需求。人到老年,心理上对于孤独的体验明显增加,来自外界的强大力量和对自我把握的降低可能构成严重威胁。让老年人感受到情感、精神和社会支持,会增强他们适应压力的能力。来自外界的情感支持和自身内部的精神力量能够缓和紧张和恐惧的影响。在瑞士和新加坡,自采取病毒阻断以来,社工帮助老人通过视频电话同亲友说话,或者帮他们发送语音消息,在非常时期与亲人联系,让老人感觉家人仍在身边陪伴。对于没有家人探望而深感孤独的老人,驻院社工会按时慰问,确保他们在非常时期获得所需,不会感到被遗忘。


  贝尔电话1918年的广告,宣传在“西班牙流感” 病毒隔离期间通过电话维持社会联系的好处。


  在解封计划出台之后,各养老院开始允许有指导的探视,多数养老院现已安排了一间会客室。院里的老人与他们的亲属如今可以隔着一面玻璃窗见面,通过电话互道家常。但是,院方需要管控人流,探访必须轮流进行。这个时候,养老院需要仔细解释采取的措施,察觉和理解老人等不及见亲友的心情,尽量合理安排更多家人探视的机会。


  疫情期间,巴西养老院的老人隔着塑料窗帘与亲人见面。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也看到了院舍老人对生命的渴望和面对生活的决心。对人生中的压力事件、变化和重大转折而产生情绪反应是正常的心理体验。这些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在这次疫情中面对压力、失去、变化,面临各种情绪挣扎,但在服务人员和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他们仍然可以意识到这些是人生经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生命的每个阶段都是学习的过程,这些老年人富有智慧和经验,对生活也具有抗逆力。这种抗逆力帮助他们在困难中愈合心理创伤,运用学到的应对能力支撑自己和他人,让生命更有意义。102岁的叶丽香女士是在新加坡李安妹养老院里感染新冠病毒的老人之一,已于2020年5月1日出院。叶女士出生于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即使在这个年纪仍然非常独立乐观。


  另外,养老院工作人员的关怀与支持应该成为下一步政策援助重点。这些人员往往在完成一轮检测后,暂别家人,搬到院舍内居住。这容易造成他们陷入社会隔离状态,给他们的精神和身体健康带来不良的影响。很多院舍老人通常欠缺沟通能力,因而迫使护理员工和他们一起生活在寂静或喧闹的环境中。很多养老院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疫情期间照顾的需求剧增,他们和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大幅减少,甚至需要放弃所有的社交活动。管理人员和社会工作者要特别照顾这些员工,为他们安排休息时间,让他们在有需要时能得到短暂调整的机会。在这次疫情中,我们也看到了政府和社会各方对养老院的援助,这也激发了养老院员工的自豪感和服务积极性。


  结语


  在隔离到来之后,疫情打乱了养老院里的生活。很多人想问,新冠病毒的幽灵是否会持久地改变照顾老人的方式?对此,养老院的老人和亲友都必须保持耐心,因为养老服务模式将发生根本性的转变,需要我们借助科技,重新设计服务模式,防止新一波疫情来袭。另外,疫情给各养老院带来的新挑战还包括权衡对老人的保护和对他们自由的维护,这同样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面对这次新冠疫情层出不穷的意外事件,各国政府也需要更多的担当情怀和人文情怀。这次新冠病毒蔓延暴露出社会边缘化群体所经历的受排斥状况,老人更有可能生活在贫困中,他们遭受忽视和虐待的概率更高。新冠病毒大流行加剧了这种不平等,并制造了新的威胁。所以,大疫之下不仅要保证政策的精准有效,更要保持社会责任感,尊重个体和家庭的福祉。面对意外和灾难,社会各方都应当更有包容心、同理心并愿意付出,对需要帮助的人特别是困顿无助的人们伸出援手。

本站原创文章可转载,但需注明来源于本站,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任何联动责任,本站概不负责。

客户服务热线:021-61090198转8044或400-775-9967 邮箱:editor@shanghaiyanglao.com

本站版权所有:上海新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anglao.com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3033094号-1

工信部网站链接:http://www.miitbeian.gov.cn/state/outPortal/loginPortal.action

手机上海养老网

扫一扫

我要留言